受贿行贿一起查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者:刘书强发布时间:2021-04-22浏览次数:10

行贿者的日子不好过。 

  41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一口气公布了31人被查的消息,除了19名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党员干部,还有12个涉嫌行贿人被留置。

  41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对4名涉嫌行贿人员采取留置措施,包括4名企业董事长或法人代表。他们涉嫌向昆明医科大学原党委书记袁斌行贿,经多次谈话,仍拒不交代与袁斌之间的不正当经济往来,已被留置。

  410日,江西永昌药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戴龙勇涉嫌行贿接受监察调查并被依法留置。

  最近屡屡曝出涉嫌行贿人被留置的信息,释放啥信号?

  ——受贿行贿一起查!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五次全会连续两年提出“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利益链。

  不法商人把领导干部拉下水了,自己挣个盆满钵满,最后还能“全身而退”?这种“好事”,现在和以后都不会有了。

  不法商人可能会想,我“社会人员”一枚,又不是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纪委监委能奈我何?

  20186月,广西北海市纪委监委在办理一起受贿案时,也遇到这个难题。

  被调查人,北海市合浦县交通局党组原书记、原局长林文辉,利用职务之便在实施乡村道路硬化工程、危桥改造工程等项目建设中,为私企老板谋取利益,收受私企老板张某某等人贿赂共计473万元。

  留置期间,林文辉供述了自己收受张某某等多名私企老板贿赂的事实,涉嫌行贿人数多、数额大、时间跨度长。办案人员发愁了:能不能对这些行贿人进行处置?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前,私企老板不是监察对象,纪检监察机关没法对他们立案查处。

  但时代变了。

  2018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颁布施行。第二十二条规定:被调查人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严重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仍有重要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监察机关依法审批,可以将其留置在特定场所:对涉嫌行贿犯罪或者共同职务犯罪的涉案人员,监察机关可以依照前款规定采取留置措施。

  这为留置行贿人提供了法律依据。

  经过慎重考虑,北海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对涉嫌向林文辉行贿的5名私企老板采取留置措施,就行受贿双方供述的情况分别相互印证。在强大的询问攻势和证据压力下,受贿人和行贿人各自不能自圆其说,心理防线最终攻破,如实供述行受贿事实。

  有些不法商人想方设法“围猎”腐蚀党员干部,不择手段拉他们下水。

  不少落马领导干部在忏悔时都说,一开始不敢收,老板们想着法子塞钱给我,后来慢慢收习惯了,越收越多,停不下来。

  问题根源当然还是党员干部自己定力不足、理想信念不坚定,守不住廉洁底线。但不法商人用金钱攻势一点点破防,从一个小红包、一点土特产,到一次次吃喝旅游、出入高档会所、进行高消费活动……把领导干部带入一个纸醉金迷的花花世界,扭曲了他们的三观,消磨了他们的意志。

  一些“围猎”者对领导干部进行长期的情感攻势。有的送水果蔬菜,当领导的贴身管家。有的一条龙服务,从安排旅游、借车借钱、请客吃饭,到请保姆、送孩子上学、帮孩子补习,再到房屋装修,带领导的父母看病……党员干部很受用、很感动,慢慢地就把这些商人老板当成好朋友好哥们。

  真相却很残酷。云南拍摄的警示专题片《行贿者说》里,一个不法商人说:“从我们的角度,我们就是猎人,这些领导就是猎物。”

  这才是“围猎”者的真实面目。

  一些企业经营者结交政府官员,并不请托领导帮忙办理具体事项,不要求立即回报。事实上,他们是把自己打造成领导“身边人”的形象。领导的下属知道这个老板和领导“关系不一般”,就会对老板的企业多加照顾,该企业也就具备了竞争优势。

  这些不法企业和个人,不仅破坏市场公平竞争、损害营商环境,而且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污染政治生态,必须对他们出手打击。

  从实践来看,留置行贿人,有利于突破受贿案件。

  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乌兰察布市委常委、集宁区委书记杨国文采取留置措施,叫涉案企业家来谈话。

  这些企业家互相通气,来了以后一句话都不说,专案组连续谈话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陷入僵局。于是在充分掌握外围证据基础上,依法果断对6名主要涉案企业主实施留置,并将对其留置的消息公布在网上。这一番震慑下来,行贿人纷纷松口交代。

  最近,留置行贿人又一次起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前不久,重庆市奉节县玉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苏玉贵因涉嫌向县社保局原副局长、信息科科长周迪行贿,被依法留置。

  苏玉贵因行贿被留置消息发布后,在全县形成了强力震慑,目前有11名涉案人主动到案说明情况,积极配合审查调查工作。

  这次查了行贿人,下次还能帮忙破新案。

  近年来,重庆奉节县纪委监委在查办受贿案件和收受礼品礼金案件过程中,建立起“行贿人信息库”,辅助纪检监察机关查处行贿人员、分析问题线索、研判政治生态。

  湖南省的行贿人黑名单,有利于顺藤摸瓜倒查受贿。一个行贿人往往对应着多个受贿人,今后在查办案件的过程中,一旦发现案件与黑名单中的某个行贿人产生了关联,就可以进一步关注、深入挖掘。

  这也给其他想行贿的人提了个提醒儿:“围猎”成本太高了,风险太大了,还是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吧。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强调,“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严肃处置,坚决斩断‘围猎’和甘于被‘围猎’的利益链,坚决破除权钱交易的关系网”。

  在各地实践中,对行贿数额巨大,多次行贿、不知收敛,或行贿手段较为恶劣的市场主体,重点查处。党的十九大以来,陕西省纪委监委先后对巨额行贿、多次行贿的67人立案调查。

  查处行贿人的同时,也要保障他们的人身权益、财产的合法权益,注重政治效果、法治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民企老板被留置后,企业信誉和形象可能会受影响,极易引发股票下跌、员工失业甚至企业破产等风险。

  各地办案时也考虑到了这些。比如,北海市监委在留置向林文辉行贿的老板时,依规依法查封、扣押其非法利益,同时保障涉案私企老板合法的财产权益。在张某某等私企老板被留置期间,北海市监委还搭建了专门沟通渠道,安排专人为其传达企业经营决策、转达企业经营情况,保障企业正常生产运营。一名被留置的私企老板通过这种渠道,与企业管理层进行了必要的沟通,本已暂停施工的项目工程恢复了施工。

  杭州近三年查处的行贿人中,88.4%为企业人员或个体户,不少行贿人是民营企业法定代表人。杭州市纪委监委探索建立了保障民营企业家在协助纪检监察机关审查调查时人身和财产合法权益的相关机制,让民营企业家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

  云南还对行贿人回访教育。回访中,行贿人陈述了各种行贿动机和目的,在反思忏悔中,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行贿,除了可能被留置,还可能进“黑名单”。

  在湖南,13家企业、36名个人被列入湖南省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突出问题专项整治第一批“黑名单”。

  陕西省在省级层面建立行贿人数据库,将“围猎”领导干部、存在行贿行为的企业和个人列入黑名单。

  一旦进了行贿人黑名单,会怎么样?

  湖南“黑名单”里的对象,将被采取限制从事招投标活动、取消财政补贴资格、强化税收监控管理、提高贷款利率等措施实施联合惩戒,“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在深圳市,政府项目实行行贿行为一票否决制度,只要有行贿记录,就不能参与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政府采购、资金扶持等政府项目。

  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明令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与有行贿行为和的单位及个人进行业务交往。

  今日搞行贿,明日寸步难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