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学俭:“不为人民说话就愧对党和人民”
发布时间:2013-07-01 浏览次数:

 “不为人民说话就愧对党和人民”

——记退休不退职的共产党员、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会长傅学俭

党自成立之日起,就把自己定位为无产阶级政党,为全国人民谋利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党在革命战争时期,在以敌我斗争为主的生死考验面前,需要一大批为了全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不惜流血牺牲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党在新的历史时期,面临长期执政的考验、改革开放的考验、市场经济的考验、外部环境的考验,同样需要一批又一批贯彻立党为公的初衷、实践服务人民的宗旨的优秀共产党员。

在我们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始终坚持廉洁从政,一心为公、一心为民,公而忘私、公而忘我、退休不退志的老共产党员,他就是从湖南省人大退休的老共产党员傅学俭。

虽然他已76岁高龄,淡出官场,但却比退休前、比很多在职官员还要忙得不可开交。他正是用自己的身体力行,诠释“我是共产党员,我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的真谛。

“不为人民说话就愧对党和人民”

“不为人民说话就愧对党和人民。共产党员如果不紧密联系群众,共产党就没有任务了。”自1959年来,他提笔写给中央和省市党政领导的调研报告数不胜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到底给各级党政机关“上书”过多少次了。他坚持为民上书几十年,屡屡上书中央,尽忧党忧国之心。他无愧为随时随刻倾听和反映人民呼声的共产党人。早在1974年,他给在“五七”干校学习的党员干部讲党的建设课时明确提出:“新时期党的建设根本任务是要不断保持和加强党在革命战争时期同人民群众形成的血肉联系。”这个重要理念后来被中央采纳了。他为官多年,一直崇尚廉洁,痛恨腐败,以忧党忧国,敢讲真话,勇进诤言著称。

19917月他就执政党“惩治腐败,取信于民”提出四点建议,江泽民等中央领导传阅,并回复,感谢他“关心党和国家事业的精神”。1993年,他给中央纪委写信,反映一些官员把小车加挂军警车牌,损害党政机关形象。中央纪委、监察部办公厅转发他的相关建议,中央领导批示查处。

1998年,他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自己所写的调查报告、批评意见和建议以及数十篇如何正确认识与行使手中权力的理论探讨文章,汇成《盛世诤言》一书,并声明:“出版这本书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呢?我是在以百姓建言,尽党员忧党忧国之心。”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并反复重印,社会公认这是一本敢讲真话的奇书。《求是》杂志以“忧党忧国的正气歌,心系百姓的民情录”为题发表评论。

经过近二十年的思考与调研,20093月,他就“执政党接受人民群众监督主体形式的思考与建设”致信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锦涛同志高度重视,当即作出批示,习近平、贺国强等中央领导分别批示,对傅学俭提出的建议要认真研究,并正式回信感谢他……

上书与下乡是他一直坚持的“两项事业”。为此,他创造了“三心一帮一不”的调研方法(热心、诚心、耐心听呼声,帮助基层作力所能及的工作,不加重基层群众的负担,《求是》杂志作了推介)。为了解真实情况,写出有价值的调查报告,他经常避开官员陪同,吃“路边店”,直接到社区、车站、码头、广场等场所倾听农民、工人等群体的心声。1998年,他到湘南农村调查时,发现“文革”期间修建欧阳海水库造成数以万计的移民30年来承受着巨大痛苦,虽然各级领导先后有过数十次批示,但问题始终没有解决。他立即写了一封《一份官僚主义的“备忘录”》——以尖锐的笔调揭露了问题的严重性,指出久拖不决, “良心不受到谴责吗?民心能平吗?天理能容吗?”这份报告当即被时任湖南省委书记批示,一位副省长督办, 29天时间解决了拖了30年的难题。十多年后,他再次到库区调查,当地的领导和群众都对他感激万分,有一位曾经在当地任过县委书记的同志说,“我们到省城跑烂了多少幅轮胎,问题始终解决不了,傅老有胆量、有责任心‘把郴州要钱、衡阳要水,欧阳海要命’的老大难问题终于解决了。库区移民不会忘记傅老”。可他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的态度是:“施恩图报非君子,为民图报非公仆”。

在湖南省人大任职期间,他是省直单位到湘西花垣国贫县对口扶贫负责人,一次带队调查救灾情况,看到县委、县政府准备的丰盛酒席,当面就对县里领导讲:“我们刚才在灾区已经看到农民是怎么受苦的,也都流了同情的泪水,转眼间又大吃大喝,于心何忍?”县里领导只好改上简单饭菜。没想到,县里的领导悄悄托人把牛肉、板栗送到他家里。他当晚把东西拿到食堂按市场价变卖后,把钱寄回县扶贫办,并附上一封措辞严厉的批评信。有一年,他为该县在国务院争取了200万元特困补助款,县委要感谢他被他严厉批评拒绝。时任县委书记刘路平感叹地说:“只有您下来,我们就毫无顾虑,要求我们不接、不送、不请,什么真话都愿给您讲!”

有一次,他带队到长沙县农村检查农业污染情况,上午到田间看了个多小时,接着听县领导汇报,中午,当地政府安排了午饭,下午自由活动,开会前给每个检查组成员和工作人员约40人,各发一个红包,称是“误餐费”、“车马费”,他当即提出批评,吃公饭、坐公车,哪里来“误餐费”、“车马费”,我们正在检查治理一种污染,可我们又在这里制造另一种污染,这钱属于权力影响的灰色收入,老百姓对此恨之入骨,就他一人毫不动摇地把红包退了回去。

他的一位挚友汪太理教授说,我曾经陪同傅老到内蒙、北京等地人大出差,他们见到傅老都说“傅青天”来了,傅老威名远播。汪教授说:“傅老是一位非常值得尊重的共产党员,他代表我党正义和阳光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目前我党所缺乏的。”事实的确如此,很多熟悉傅老的领导干部和群众都一致认为,傅老这样的领导干部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他就是毛主席讲的,共产党员好比种子,走到哪里就同哪里的人民结合起来,生根、开花、结果。

公仆的人生追求不是一“金”,而是一“两”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希望:官做得越大、钱挣得越多、寿命活得越长越好,这几乎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但这三条决不是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真正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只有一条, 这就是科学家爱因斯坦给人的生命的意义所下的经典定义,即“人只有献身于社会,才能找出那短暂而有风险的生命的意义”。“做官时,要往前想一想,我原本不是官,又要往后想一想,我不能常有此官,寻取真我,方有着落”。这是傅老授课时必讲的两个人生理念,给人的启示是深刻的。

党章第二条第三款对党员的“个人利益”作了严格规定, 共产党员首先是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始终坚守。因此,公仆的人生追求不是一“金”,而是一“两”,即“一身正气,两袖清风”。 是党的性质与宗旨决定的。他说,我搞了一辈子工作,就连这一“两”都还没有挣够、挣足。他为什么不要钱?难道他不需要钱吗?他说,“许多事,不要钱常常比要钱有价值。钱,可以烧饭,烧可口的饭,但弄得不好,钱也可以烧身;钱不能被人带进坟墓,却可以把人送进地狱。在物质利益上无止境地追求,就是对人生价值无止境地否定。这些年来,我从实践中得到了内心的安宁与自由。”有天晚上凌晨4点,他突然醒来起床记下了这样一句话,“人生最重要的是管好生,管出春蚕般的人生;死就用不着管了,也管不着了”。共产党人必须是春蚕人生,这是党性最集中的体现。后来他把这句话写进了《盛世诤言》一书。他是始终坚守党章规定“个人利益”的共产党员。在不扩大物质利益上他给自己“约法三章”,即不该得的利益坚决不得;可得可不得的利益也不得;该得的利益在必要时可以少得。所以,在他那里一切属于权力影响的“灰色”收入都被拒之门外。他在给党政干部讲廉政党课时候,总是旗帜鲜明地宣传一个理性认识,即官场不是捞钱的地方,要挣钱你就不要进官场而要到市场上去,但也必须遵循依法经营、诚实劳动的两条规则。

傅学俭在担任省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期间,分管过近7000万元的基建项目,他没吃建筑企业的一餐饭、拿过一分钱的好处。承建基建项目的企业老板,派人送了两只大水鱼(当时价格500/斤)到他家,他正好没在家,送礼的人就把礼物放在他家小小客厅里,马上走了。他老伴当时正在厨房做饭,来不及追上。她赶忙打开自家二楼厨房的窗户,把水鱼扔下楼,喊道,“喂,你的水鱼”。这家建筑企业后来送他一幅“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锦旗表达感谢与钦佩。另一位建筑企业老板找他要工程,并提出你有什么条件,只管讲,我一定照办。他说,请你给我开个清单,给我单位哪些人送过钱,就给工程。吓得老板目瞪口呆跑了。施工单位负责人感慨地说:“基建工程要有质量,关键是管基建的领导要有质量”。

他下乡搞调研,从来都是自掏伙食费。有一次,到一个县里调研,当地领导给他和司机各送两箱当地产的橘子,实在推脱不掉。在调研结束返回长沙的途中,快出该县县境时,他让司机停车,下车询问附近村上残疾人,上门给一盲人家庭送了两百元钱作为慰问。老百姓问他们的姓名,他没有说,只是丢下一句,“我是省里来的干部”。

去过他家的人都会感慨,太寒酸了!屋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家具,房子连普通的装修都没有搞,汨式小木椅,床还是老式木架子,客厅里的电视,是儿子几年前给他买的。一位新闻记者到他家采访,没见到,后来给傅老打电话说,看到您那简朴的住所,使我想到了官场之忧,给我上了一堂深刻的党课……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不装修一下,他非常实在地回答,“搞装修起码要十多万,钱从哪里来,和老百姓一样,能住就行。”

事实真是如此吗?的确如此。他家就靠他的工资生活。老伴是农村妇女,一辈子操持家务。他当上领导干部之后,完全可以给老伴安排一份工作,但是他没有。反而为不少下岗和困难群众解决了工作。他的4个孩子从事的工作都很普通,生活作风也像他一样朴素。

记得第一次到他家,我去拿一份材料,正赶上他们家吃早饭。老两口坐在饭桌边,每人端着一只碗,走近仔细一看,碗里就是一点面疙瘩、面团团。这就是他们的早饭!我顿时很惊奇。老两口生活过得如此节约、简朴甚至有点寒酸。他自己从来舍不得买好吃的好穿的。二三十元一幅的眼镜陪伴他工作和学习了大半辈子。但他资助残疾人、办公益事业却惊人的大方。几十年讲廉政党课的收入全部捐助给残疾人。20127月,在中央党校举办的第五届中华廉洁文化论坛上,他将三年来清风杂志社发给他的10万元劳务补贴全部捐给由他们倡导设立的中华廉洁卫士奖作为基金,当场不少同志感动得流下眼泪。

10年前,一位曾经得到他帮助的农民,专程跑到省人大给他“送礼”——一幅床罩。他实在推辞不掉,最后给了来人比实际价格还要多的钱。

他在任省人大副秘书长的时候分管过车队。1994年春节,全家20多年来第一次难得大团圆回老家探亲。他堵住了要送他的机关车辆,谢绝了老家单位要来接他的车,自已花1200元钱租了台小面包车回家过年。早在这次回家前,他就几次上书,提议公车改革,他致时任总理朱镕基的报告“领导干部少坐点小车,可以多听到一些群众呼声”,当即得到批示。

“共产党员没有退休一说”

2003年,他在退休前说过一句话:即使退休了,我还是党员,共产党员没有退休一说,领导干部职务没有终身制,为人民服务是终身制。他说,“我退下来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适应人生这一重大转折?是干着死还是等着死?其要害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问题。我认为,干着死更有意义。

先哲有言: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说,我从领导干部岗位退下来之后,已经处江湖之远了。但我接受党和人民的教育培养多年,现在在身体条件允许下,把长期积累的一点知识和觉悟,无偿地回报给党和人民,是自己应该做的,甚至还觉得远远不够。

他一直坚持学习,从不放松。在位时,是这样,退休后,更是这样。孙子用过的一台旧电脑,他从70岁开始学习使用。这些年,他给各级部门和领导上书,都是自己一字一句在电脑上打出来的。很多次,为了赶材料、写报告,他趁着老伴睡着了,常常半夜起来,一个人悄悄打开电脑……

退休后,他把主要精力花在做三件事情:弘扬廉洁文化、讲廉政课、扶助残疾人。有媒体报道他时,称他“虽然不是纪检干部,却一辈子在反腐。”他发起成立了全国首家弘扬廉洁文化的民间社团——华夏廉洁文化研究会,并连任两届会长。他领导创办了中华廉洁文化第一刊《清风》杂志;成功举办了五次全国性的廉洁文化论坛。他被媒体称为“廉洁文化的播种机”,成为我国廉洁文化的领军人物和旗手。他所倡导和弘扬的廉洁文化品牌已经走出湖南,走向全国,得到了中央纪委、监察部、国家预防腐败局有关领导的高度肯定和赞扬。他开创的廉洁文化事业已经成为我国反腐倡廉建设的一支生力军,目前正在不断发展壮大。

40多年来,他坚持义务讲政治课千余次,听课的干部、职工、士兵、学生近20万人。尽管他退休多年,但名声在外,还是有不少党政机关、企业、学校争相邀请他讲课。有单位硬是要给他的报酬,他全部用于救助残疾人。自2009年担任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会长以来,4年共向残疾人捐助了讲课费近20万元,赢得社会好评。

2010914,周三,晴。上午8点半,国家行政学院新任副厅级干部廉政培训班邀请他讲《权力腐败从缺德开始》的廉政党课。150多位学员倾听了他的精彩报告,在开场白中,他向学员提出一个请求:我是一名义工、志愿者、共产党员,请大家理解我、支持我讲真话!全场顿时抱以热烈掌声。3个小时的讲课时间里,学员们聚精会神,报告厅不时爆发出掌声、笑声。讲到精彩之处,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讲课结束后,听课的学员有的争相拷贝他的课件,有的围着他,向他请教,和他交流心得。当场有五个省的学员邀请他去讲课。一位听完课的学员对他说,这是我听过最好的一次报告。如果大家都像傅老一样讲真话,尤其是我们的领导干部都讲真话,都遵守法制,不“缺德”,我们的反腐工作一定会有新的突破。”深夜11点,还有一位江苏的学员到房间与他交流廉洁从政心得。

他在外面授课的主题比较广泛,主要讲授“德”为立身居官之本。他用自己多年的人生经历,告诉听众为人处事之道,怎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不少听过他的课的人,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权力观、地位观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有一次,一位监狱的副监狱长听完他讲课后,找他谈心:“听了您老的课,我发觉我的人生要重新规划。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生活了”。他问,“你以前是什么样的生活?”这位副监狱长说,“过去,我过的是吃喝玩乐、黑白颠倒的生活。”20045月,他应邀到重庆市委党校给三个主体班讲“权力如何应对前所未有的挑战”的党课,学员听了感到特别兴奋,掌声不断,三小时一晃而过,下课时他的讲稿被抢走了,学员们说,这堂课很特别,确实戳到了我们的心窝。一位中年干部说,真正触及到了我灵魂深处丑恶的东西,太有份量了。难怪,学员们听课时还出现了高呼“向傅老师学习”的激动场面。一位国有控股企业的董事长私下对傅老说,我要不听您的课,读您的书,可能早就犯了错,走上了邪路,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多年来,傅老一直热心公益事业,关心弱势群体尤其是残疾人。在职时,他一直支持残疾人事业,退休后,特别是担任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副会长后,为湖南的残疾人事业做出了新的重要贡献。

2009年暑假期间,为了调查残疾人危房改造,他用了两个月时间,冒着酷暑跑了20余个县(市、区)调研,走访百村残疾人,给时任省委书记张春贤写了一份非常详实的调研报告,获得省委省政府四位主要领导的批示。

省残疾人联合会的一位理事长说,“傅老为我省残疾人办的好事数也数不清,他没有残联的编制,但他比编制内的人所做的贡献还要多。”

光是上述这几件事,就占用了他很多时间。在外面跑得多了,跟他住一个院子的老邻居都说,老是没见到傅老的人影。后来,邻居们才慢慢知道他起早摸黑,东奔西跑,在外面干了很多“大事”。

其实,还是有人不理解他。说:傅老,您这么大年纪还在跑么子?人家都在搞钱,你图个么子嘛?甚至连有的退休高级干部还捎信,要他不要四处讲课了,有什么用?老伴生气时也念叨,“老傅,你不要命了吗?共产党少你一个不少。”那时候,老伴也反对他出去搞调查研究。可他坚定、挚着,不改信仰,依然是感情不变,宣传不停,服务不止……

他说,有人不理解也是很正常的。我是家里的顶梁柱,老伴实际上是考虑我的身体,共产党少我一个不少,可在家里,我是一家之主,少不得啊!

他多次被评为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湖南省人大工作先进个人”,省政府记一等功。还被国务院授予“全国扶残助残先进个人”。201212月,又被授予“全国优秀社科普及名家”荣誉称号。他的事迹,中央和湖南的主要新闻媒体先后作了多次报道,产生了广泛社会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社会活动家雷洁琼为傅学俭的社会调查和正确用权的专著《盛世诤言》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这是人类社会的永恒真理,是共产党员的座右铭,也是傅学俭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真实写照。他用自己的实践把雷老的题词化为治业、治学、治家、做人的格言,即“国高至上民为本,学以增智公克私,真以究理正处事,诚以待人和治家”。竭力向“四好”人生境界目标进发,即“视人民如父母,视腐败如敌人,视事业如生命,视责任如泰山。”难怪,徐州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马列学院副院长梅良勇在《评公仆傅学俭》一书说下了感人肺腑的话:“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公仆傅学俭》一书。通宵未眠,用一整晚时间将该书读完,读到动情处,数次落泪。不仅为傅学俭的事迹所感动,而且也为我党拥有傅学俭这样的好干部而感到自豪。”(文/吴俊)

 

http://news.xinhuanet.com/lianzheng/2013-05/03/c_124660166.htm